• 浅谈建筑结构设计的常见问题及对策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     李伟是一家餐馆的厨师长,三十几岁,却已有七八年的行业经验,在各种菜系的餐馆都工作过。他说,大多数来收餐馆废油的都是没有资质的小公司,隔油池里隔出来的油,每天和剩菜剩饭一起被泔水车拉走,这些公司每月还免费帮忙掏两次地沟里的存油。   吃完火锅后,那锅红油到哪里去了。“倒下水道?”刘军吃着火锅这么想着。刘军想错了。根据环保要求,餐厨垃圾不能随便倒入下水道,尤其是废油。由于油脂会在下水管内积留并发生钙化,在广泛使用PVC管道的城市里,亦无法依靠敲击清除这些钙化物质,随着钙化面积渐渐变大,通水量将变小,继而影响整个城市地下排水系统。为了避免厨余油脂对城市下水系统可能造成的伤害,政府规定,餐馆饭店必须在厨房中安装隔油池。这是一种对油水进行初步分离的简易装置,利用重力,水流下去,油留下来单独处理。   据食品专家推算称,用全国每年食用油使用量减去每年国内食用油产量和进口量,两者差值可能就是地沟油的使用量,这个推算的数字可能不是很准确,但基本上能反映地沟油重返餐桌的全国规模。在2009年,这个差值是400万至500万吨,而中国一年食用油的消费总量大约是2250万吨。其实,包括地沟油在内的食品安全,达到人人恐慌的程度,这与市场的权贵属性分不开。   特供背后的食品安全恐慌   2011年12月24日,蒙牛公司被国家质检总局责令禁止向“特仑苏”牛奶添加OMP物质。对特仑苏OMP牛奶可能致癌的质疑声再次响起。蒙牛的奶制品的安全问题再次被推上风口浪尖上。2011年4月15日,湖北省宜昌市工商部门在一个蔬菜市场查获一批硫磺熏制过的“问题生姜”,共约1000公斤。据介绍,一些商贩把品相不好的生姜用水浸泡清洗,然后用化工原料硫磺进行烟熏。与普通生姜相比,“硫磺姜”看上去又黄又亮,显得很鲜嫩,市场上可以卖出好价。化工原料硫磺对人体健康有害。目前,这批“硫磺姜”已被查扣,此案正在进一步查处中。执法人员提醒消费者,购买蔬菜等食品时,不要只图“外表好看”,以免上当受骗。2011年4月13日,央视报道称,上海盛禄食品有限公司分公司在生产过程中添加色素、防腐剂等,将白面染色制成玉米面馒头、黑米馒头等,工人还随意更改馒头的生产日期。“染色”馒头进入了上海部分超市销售。据新华社电,部分超市销售“染色”馒头引起上海市高度关注。上海市委副书记、市长韩正表示,将彻查此案、依法严惩,彻查过程将向社会公开,查到哪里公布到哪里。12日,上海成立了由市政府领导为组长,质量技术监督、工商、公安等相关部门及部分上海市人大代表、政协委员组成的联合调查组。韩正表示,联合调查组要彻查此案,每个环节都必须查实,依法严惩,严肃问责。2011年4月7日,记者成功进入甜心客的面包制作车间,工人回收的面包“循环再用”。超过20名统一着装的工人共处数十平方米空间,在分列整齐的食品桌上制作面包。车间内侧,3名工人围在一张不锈钢方桌前,正用刀把不同种类的回收面包逐件切块,地上一个白色塑料框已经盛满了面包碎块,并用保鲜膜封盖,并非当作垃圾倒掉的架势。2011年3月,河南“瘦肉精”事件发生后,为查清“瘦肉精”的生产、销售源头,河南省公安厅迅速确定了“追上线、查网络、端窝点、打源头”的案件主攻方向。通过层层“倒追”,公安机关发现,湖北襄阳籍刘某为制造“瘦肉精”的最大嫌疑人。2012年1月,河南因“瘦肉精”“地沟油”案查处62名公职人员。2010年12月25日 央视《焦点访谈》曝光河北省昌黎县葡萄酒制假售假事件,涉及的北京城北回龙观市场管理方以及昌平工商部门,对该市场上的葡萄酒进行全面排查,要求商户提供进货票据等。质检总局也派出督查组赶赴河北,督导地方进行查处。   “有机食品”“有机农场”   杨磊是北京某网站的设计总监,还参与过奥运海报的设计,周一到周五,他都是一个穿梭在钢筋水泥中的白领,但是到了周末,他的身份便成为了一个小小农场主。他和朋友一起在北京郊区买了一块地,盖了房,用来养猪、养鸡鸭、养羊,通过一段时间的实践和学习,如今的杨磊已经成了一名绝对合格的“兽医”,给小农场中的猪察情、配种、接生、看病、防疫都没有问题,而这个“另类特供”的小农场也成为了杨磊和朋友们欢度周末的游乐场。   基于食品安全的恐慌,在北京周边催生出很多和少量家庭结成供需关系的小型“有机农场”,这是一种类似家庭农业合作社的新型供给模式,那里产出的蔬菜瓜果、蛋奶肉类都会供给有合作关系的家庭,价格虽然高出市场价,但至少吃得放心。   在接受《洛杉矶时报》采访时,一个北京的家庭农业合作社的负责人这样解释说:“首先,有机食品的供应量是相当有限的。其次,并非每一个农民都懂得如何进行有机种植。对于普通民众来说,建一座农场的费用也太高昂,是很难承受的。”因此,独乐乐倒不如众乐乐,当然,“众”的程度也需要有所限制,一般都在100个家庭左右。   据《周日泰晤士报》称,为期四年、耗资1200万英镑的有机研究项目将结束数年来对有机的争议,并有可能颠覆政府有关人员的说法:食用有机食品仅仅是一种生活方式。研究发现有机蔬菜和水果中抗氧化剂的含量比常规产品高出40%,而科学家称抗氧化剂可以降低患癌症和心脏病的风险。同时有机蔬菜和水果还含有更高的有益矿物质,如铁和锌。   Carlo Leifert教授是欧盟投资项目的合作者,他说有机产品将有助于提高人们的营养吸收。研究人员在英格兰的诺森伯兰郡的占地725英亩的农场上种植水果和蔬菜,并在其有机和非有机地块上分别饲养奶牛,在欧洲其他地方也有奶牛基地。他们发现有机奶牛所产牛奶中的抗氧化剂含量比常规牛奶高出50%-80%。而有机小麦、蕃茄、土豆、卷心菜、洋葱和生菜与非有机品种相比较,其所含营养物质均高出20%-40%。   老张农庄注册成立于2007年。在经历了从1999年开始只单项养奶牛、种玉米不断赔钱后,老张将农庄的经营方式改成以养殖与种植业并行发展的模式:在农庄里养殖奶牛、土猪、黑头羊、乌鸡、宫廷黄鸡、鸭子;建40个温室大棚种植各类蔬菜、棚栽油桃、草莓;栽种樱桃、苹果、桃、杏、李子、柿子、葡萄等果树;种植玉米、花生、小麦、红薯、豆类等作物。然后实行会员制,每周为会员配送由这里产的各类绿色食品。   “我们农庄现有40多个品种蔬菜,保证所有产品无公害、原生态。因为是用自产的农作物喂养奶牛等牲畜,再将牛粪发酵后用来当作农作物和蔬果种植的肥料,在农庄内部形成绿色健康循环,并且我们所有种植物不打农药,完全采用人工除草,手工除虫。”相比老张,他的妻子郑姐更善于对外宣传农庄,“我们的会员也没有入会费,只是每月定制消费,由500元/月标准起,没有上限。会员根据自己喜好从我们每周发过去的菜单里选择蔬菜和肉蛋等,然后我们每周送货上门。而且我们这儿周围环境特别好,紧邻京杭大运河,空气特新鲜,因此农庄还建了温室花房、竹亭、客房等同时经营农家特色餐饮、观光和四季采摘。”   有机食品与其他食品的区别体现在如下几方面:首先是有机食品在其生产加工过程中绝对禁止使用农药、化肥、激素等人工合成物质,并且不允许使用基因工程技术;而其他食品则允许有限使用这些技术,且不禁止基因工程技术的使用。如绿色食品对基因工程和辐射技术的使用就未作规定。其次,生产转型方面,从生产其他食品到有机食品需要2-3年的转换期,而生产其他食品(包括绿色食品和无公害食品)没有转换期的要求。 另外,数量控制方面,有机食品的认证要求定地块、定产量,而其他食品没有如此严格的要求。因此,生产有机食品要比生产其他食品难得多,需要建立全新的生产体系和监控体系,采用相应的病虫害防治、地力保护、种子培育、产品加工和储存等替代技术。   事实上,2005年,中国有机食品行业经中绿华夏认证的企业数量达416个,产品种类数量为1249个;产品国内销售额为37.1亿元,出口1.36亿美元;总认证面积达165.5万公顷,其中认证面积最高的是野生采集,69.59万公顷,其次是加工业63.82万公顷,渔业16.74万公顷,畜牧业9.07万公顷,种植业6.28万公顷。到2006年底,中绿华夏认证的企业数已达到601家(含转换期),产品数2647个,认证的面积共计264万公顷,产品实物总量211万吨,产品销售额61.7亿元,出口额1.6亿美元。认证企业数、认证面积、产品总量分别占全国的26%、50%、56%,发展速度和总量规模已位于国内有机认证行业之首。到2006年底,有机食品国内销售额达到56亿元,2007年市场规模已经达到61.7亿元,国内有机食品的生产企业达到2300多家。中国有机食品行业要发展政府要在政策、经济方面大力扶持,企业要抓住机遇,转变观念,发挥自身优势,切实解决有机食品生产技术的难题,开拓国内国际市场。在“十一五”期间,中国政府有关部门将按照“引导、规范、培育、监督”的职责定位,大力促进有机食品产业的发展。中国有机食品产业潜力大,市场前景好,发展有机食品产业是防治农村、农业污染的最好方式,国家有关部门将加大扶植力度,制定产业发展规划。   目前,全球有机食品市场正在以年均20%-30%的速度增长,预计2010年将达到1000亿美元。与此同时,国际市场对中国有机产品的需求也在逐年增加,中国的有机稻米、蔬菜、茶叶、杂粮等农副产品和山茶油、核桃油、蜂蜜等加工产品在国际市场上供不应求。2006年,中国有机食品出口额3.50亿美元,仅占国际有机市场份额的0.7%。广阔的市场,加上比常规产品高出两三倍的价格,让越来越多的生产者走上有机生产之路。   未来有机食品乃至有机农业究竟会怎样发展,阿莱克希的观点也很明确:有机食品在将来的上升空间不大,从性价比来看,所谓的有机食品远远比不上普通食品。有机农业不仅昂贵,而且会是对生态环境保护最没有优势的食品生产方式;集约化农业则能够利用各种最佳方式来解决生产中的问题。“有机食品也好,有机农业也好,最大的特点就是反对科技,崇尚自然。当然它也不怎么可能会消失,因为总有一批对有机食品虔诚敬仰的人。”孟凡乔认为,有机食品在中国不是该不该发展,而是怎样发展的问题。针对专家说中国13亿人口如果都发展有机农业会饿死人的观点,他表示,并没有说要来个“一刀切”,没有说全部采用有机农业种植。“既然社会存在有机食品的需求,为什么要扼杀其发展呢?这个社会总有不同的消费层次。发展1%,还是80%,如何发展,才是值得考虑的问题。”孟凡乔说,有机农业在中国的发展,现在看来是有一些混乱。虽然国家认监委每一年都会对有机食品的认证机构进行检查,但目前认证机构的水平仍然参差不齐。为了挣更多的钱,某些认证机构不惜对不合乎有机食品标准的产品大开绿灯。如果一个认证机构能够自律,可能有机食品的市场会好很多。“但是在至少十年内,有机食品市场、以及中国的整个食品市场能够真正干净起来还很难。只有社会建立起普遍的诚信体制,这一天才可能会到来。”

    上一篇:拓展服务内容提高服务水平

    下一篇:高层建筑工程桩基础的设计与检验分析